50公里内停运10%,公共充电桩为何充电难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新能源汽车市场正不断扩大,据统计,2020年,预计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将达到10%。今年8月起,北京面向“无车家庭”一次性增发了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据10月25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公布的数据,北京超46万人正在申请新能源车指标。

随着新能源汽车车主增多,充电桩供应能力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据了解,目前北京全市各类充电桩数量已达20.51万个,成为国内充电桩规模最大的城市。而事实上,在庞大的充电桩数量下,每一处站点的落子与维护都要面对与物业、居民等多方面的问题。

近期,有车主反映称,一些电动汽车公共充电桩长期停运,影响了车主正常使用。北京商报记者下载多家充电桩App后发现,充电站暂停运营并非个例。以“e充电”App上显示的情况为例,地铁青年路站50公里内共约640家充电站中,有66家显示暂停运营,停运占比约10.3%。

01

噪音“呜呜呜呜”,国网:符合标准

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了e充电、星星充电、特来电和驿充电App上24家“暂停运营”的充电站后发现,除9家无法进入或无法找到充电桩实体之外,其余15家站点的确存在停用事实。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暂停运营的充电站点主要分布于商场、小区、写字楼的地下或地上停车场,覆盖东城、西城、海淀、朝阳、丰台等多个区。

记者实地探访后了解到,充电桩停运原因多样。有一些是在更新换代过程中暂停使用。以望京旺角购物广场后停车场为例,记者观察到,现有的15台“驿充电”公共充电桩,3台是直流(快充),12台是交流(慢充),目前都已断电。秩序维护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停运是因为充电桩公司要对其中三款快充改造更新,它们原先只能给一两款车充电,改造完成后将服务于更多种车型。

但除此之外,噪音扰民和秩序混乱导致居民投诉,成为一些站点停运的导火索。

“呜呜呜呜”,朝阳区呼家楼北里社区服务站停车管理办公室值班人员这样对北京商报记者描述充电桩夜晚运行时发出的噪音。据了解,因动静太响遭居民投诉,这批充电桩在运行不到两个月左右时,就被国家电网关停了。

无独有偶,丰台区珠江峰景小区东北停车场上的4台“国家电网”公共充电桩,也因噪音过大被业主投诉至12345,如今已全部停用。峰景物业服务中心安全部张经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它们不久后就要被拆除。

在丰台区靛场路六号院5号楼前,两名保安向记者讲述了小区内4台“国家电网”公共充电桩卸载前遇到的麻烦事儿。“外面的车进小区充电,有时不按规定停车,造成小区内道路拥堵”“有些车主充完电后没有及时开走车,甚至长达三四天不挪车,打电话也没用,我们运垃圾的车反而被挡住了进不去。”

对此,国网北京电力公司工作人员张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充电桩的声音是满足国家标准的。不过,我们作为服务型的企业,老百姓如果投诉,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满足他们的要求。”

她认为,充电桩使用权导致的社区无序状态,本质上不是充电桩本身的问题。“现在的纷争在于,公共充电桩建到社区以后,业主和公共充电桩之间的资源不太匹配,小区停车位不够、居住环境不能满足居民需求,这是根本的矛盾所在。”

02

物业的担忧:安全!安全!

当北京商报记者来到国瑞购物中心地下四层停车场时,发现“国家电网”6台公共充电桩上贴有“由于物业断电原因,自2020年7月12日起暂停使用”的公告。

“我们绝不是无缘无故断电。”当北京商报记者找到北京国瑞兴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时,车场负责人这样强调。

这位车场负责人解释称,“之所以断电是因为设备有故障,我们的工程人员检修时发现设备过热,我们断电后曾联系供电局找厂家来维修,厂家表示修好后却没有出示书面合格证明,我们不敢贸然恢复用电,怕出事故。”

北京商报记者在东城区宝鼎中心B座地下三层停车场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这里的8台“国家电网”公共充电桩已于去年6月起停用,一位物业人员告诉记者,此前曾发生过燃烧冒烟事故。

对此,北京电力张女士解释称,宝鼎公共充电站之前设备内部产生冒烟,经技术人员现场排查后,初步确定为模块电路板贴片电阻失效,高压击穿导致模块有冒烟现象,未产生明火。两天内厂家已将设备修复并将相关安全文件提交东城消防队,并由消防队告知物业可以正常使用,但物业方不同意将设备上电投运,导致至今设备仍断电停运。

而国瑞购物中心,张女士则表示,物业方未告知运维人员设备过热的情况,而是直接将设备上级电源断电,导致设备长期离线。而当属地供电公司联络物业协调相关事项后,物业表示是由于服务合同签订的问题,无法恢复上级电源。

针对物业关于充电桩安全性的担忧,张女士回应称,所有设备在出厂之前都进行过质量检测,符合国家标准,都有安全保障。全市两万多个充电桩,不能保证100%不出问题,设备故障也是客观上可能出现的情况,但不出现问题的充电桩还是主流。“我们有很大一批队伍,每天都在线上巡视,监测在线状态,如果在网络上发现充电桩状态不太正常,会赶到现场去维修。”

在安全问题上持谨慎态度的物业并不在少数,在凯德MALL太阳宫店,记者了解道,原先位于地下四层停车场的公共充电桩去年已被拆卸。凯德商用一位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此前虽然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但需要防患于未然。据他介绍,凯德MALL太阳宫店目前也禁止提供共享充电宝。

03

每月亏损170万

尽管充电桩运营企业几乎都建立了运维队伍和运维机制,但充电过程中一些不文明行为或突发情况导致充电桩损坏仍带来烦扰不断。海淀区蓝景丽家大钟寺家居广场地上停车场的一台充电桩就遭遇了“飞来横祸”,几个月前,一位司机把油门当刹车,撞坏了面前的电动汽车充电桩,目前,设备已拆卸停运。

某头部充电桩运营商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说明情况称,终端被撞,因涉及到保险公司赔付,旧设备已移交保险公司处,为保障用户安全,已将充电设施电源断开。

这种现象并非个例,而据该负责人介绍,一个充电桩包括施工大概要花费3-4万元。“我们在北京大概每个月亏损都在170万元左右,每年都会有很大亏损。”

投建、运维、设备报废都可能是一笔成本,而除了这些,电价低也是运营企业亏损的原因之一。据介绍,蓝景丽家其他3台充电桩此前因升级改造而停运,但11月以来,原投建合同与场地方的合作已经到期,要继续运营就需要续签合同,而重新讨论电价问题成为合同续签的重要一环。

原来,这一站点是北汽新能源在2015年投建的,采用电价倒挂的场站,场地方电价1.5元。而为了推广新能源汽车,充电桩运营商要以低于1.5元的价格为社会提供充电服务。“每充1度电我们会有大量的亏损,这一个场站我们累计亏了上百万。”上述负责人说,“公司在北京市大概有21个场站是电价倒挂的。”

既希望与场地方重新讨论电价问题,促成实行电动汽车电价,又理解场地方赚取电费差价的商业需求,新的合同商讨仍面临着无解的停滞。

经济效益是大量充电桩运营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北京电力张女士也坦言充电桩的经济效益并不高。但她表示,“不是建了桩就得挣钱,国企更多的是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比如,在一些人迹罕至的远郊区县、高速公路沿线、某些特别远的景区,虽然经济效益不会很好,但国网要先在那里把充电网铺起来。

04

各方诉求如何权衡

无论是噪音扰民、拒绝外来车辆,还是设备检修、担忧安全隐患,其中都掺杂着物业方、场地方、居民业主、充电桩企业多方不同的利益、权益诉求。

据上述头部充电桩企业负责人介绍,目前,充电桩运营企业与物业合作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充电桩运营企业建设充电站,物业方施工,从施工费中获取一些商业利益。建好之后,再从中收取一些电费差价,获得商业利益。另一种是,物业从运营企业的服务费里拿一些提成,形成一种合作模式。

然而,能否形成合作却成为挡在最前面的一道难关。“建站要经过场地方、业主方、产权方的同意,但很多地方是拿不到他们的授权的。”该负责人说,“绝大多数时候,特别是老旧小区不愿意充电桩进场,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安全隐患,带来电源不足,影响正常的生活用电。这些都是目前为止需要集中解决的问题。”

在北京电力张女士看来,小区物业和居民的诉求不无道理,但社会环境对电动汽车充电桩仍不够宽松。“因为充电车辆必然会占用小区车位、道路等公共资源,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必须征得业主同意。此外物业对后续管理工作也存在顾虑,例如因为社会车辆进入小区引发的邻里矛盾、充电车位被占用等情况,都需要物业协调管理,增加了管理难度。以上情况,都直接增加了公共充电桩进驻小区的难度。”

“以后电动汽车会越来越成熟,经济性、安全性、续航能力会提高……这个发展阶段的技术不断迭代,这是一个产业、技术支撑体系方面的矛盾。”上述负责人说,“有大量的矛盾和利益纠葛在里面,这需要技术的支撑、物业积极性的调动,以及电力部门和小业主的配合。”

一些具体的问题在逐步寻求技术上的解决途径。例如,针对电源不足问题,该头部企业通过云平台智能调度,根据电网上的电量,到夜间居民不用电时开始给电动汽车充电,优先保障居民小区的充电。

那么,又该如何探索与物业的合作模式呢?国泰君安分析师石金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关于充电桩使用权、安全性以及物业费用等纠纷,老旧小区充电桩安装位置以及线路问题引发的分歧,最好的办法是通过一个地方政府,提出一系列的促进办法和解决方案。

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就已提出在充电方面鼓励商业模式创新,结合老旧小区改造、城市更新等工作,引导多方联合开展充电设施建设运营,鼓励充电场站与商业地产相结合。

(原标题:充电桩调查之一丨50公里内停运10%,投诉纠纷不断,公共充电桩为何充电难)

(责任编辑:毛新思_NBJS11624)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