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足球少女竟是“被退役”?真相出人意料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照片里,阳光照拂着她的脸,一位笑意清冽的女子,拿着足球,坐在绿茵场上。

她是熊熙,今年21岁。

上周,这个名字多次出现在媒体上,原因是——她要“退役”了。

但她自己则表示:做出这个决定的是父亲,自己还并未决定未来的走向。

不了解女足的人,只能通过报道和照片对她有一个“颜值颇高”的浅层印象。

但她的故事,远比这些报道更精彩。

在接受新浪体育采访时,熊熙还原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父亲的梦想

2017年,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上映时,坐在电影院里的熊熙感觉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写照。

这部励志电影讲述一对姐妹打破印度世俗观念,延续父亲的梦想成为职业摔跤选手,最终站上国际赛场的故事。

整部影片,熊熙感同深受,数度落泪。

吉塔与巴比塔姐妹俯身矗立在泥泞的沙土上,一个过肩摔就是满身泥垢;这让熊熙想到了自己在绿茵场上带球奔跑的画面。

雨天训练时,一记铲球就能让上衣变色。

而她的人生还有一个与电影相同的地方——熊熙之所以会踢职业足球,也是因为父亲熊伟新的一个梦想。

熊伟新年轻时就喜欢踢足球,但也因为一些客观因素,没能成为职业选手。二女儿熊熙好动,性格像男生,小学放学时时常与同学赛跑,看谁先跑回家,每每都能拉开同学一大截。

父亲见熊熙有运动天赋,遂萌生了一个念头,他想让熊熙替自己实现职业选手的心愿。

3年级时,熊熙转学到了一所以足球为特色的小学,每天放学后都会在足球场上和一群男孩子一起奔跑、一起争抢。

没有女生作伴,她感到训练是乏味枯燥的,也时常有孤独感,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但为了让父亲开心,她还是奋力地在场上跑着,努力想做到最好。

熊熙不是独生子女,她是家中三姐妹的老二。姐姐比她大8岁,妹妹则要小4岁。

她在家中的处境,有些类似于韩剧《请回答!1988》中的女主角德善,是夹在中间的那个。

熊熙也曾埋怨过父亲,“为什么不让姐姐练,为什么也不让妹妹和我一起练,为什么只有我要练?”

熊伟新一直扮演严父的角色。

熊熙训练偷懒、在学校里犯错,她得到的待遇和男孩子相同,父亲会拿出鸡毛毯子、衣架、拖鞋,不时小惩大诫。

不仅如此,父亲对女儿的发型也有严格要求,为了方便踢球、好打理,熊熙只能一直留短发。

身边的女孩子长发飘飘,柔性外逸,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没有任何造型的短发,徒然羡慕。

也许得益于父亲的严厉栽培,熊熙生性坚韧。

她记得小时有一次踢球时狠狠摔了一跤,虽然感到疼痛,但她没有下场,摔完后爬起来继续跑。

“像没事人一样,感到疼也只认为是摔跤后正常的疼痛。”

她忍了一晚,没想到第二天疼痛感依旧,于是去医院检查,诊断为左手骨折。她绑了一个月的石膏,没有去踢球,心里竟然还有一点“小开心”。

幼年学骑车的记忆也是血肉模糊的。没有父母在身边陪伴,她一遍遍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来,把两个手肘与两个膝盖都摔肿了才选择放弃。

“都流血了,回家让我妈妈帮我消毒,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学骑车。”

但她聪明,长大了,她发现自己无师自通,有了幼年那次惨淡的尝试,第二次学骑车的速度就快多了,很快便能得心应手。

第一次退役

读到初三,熊熙进入了广州队,开始集体生活。离开了父母,她心中最大的窃喜,是终于可以留长发了。

“即便父亲不愿意,他也管不到我了。”

但专业队的训练要求标准更高,熊熙许多次有过放弃的念头。

她边跑边会困惑,“我为什么要踢球。”

队友顶不住高强度的训练,跑吐了。熊熙还没被练到要吐的程度,但看着队友脸色发白,吐后瘫倒在地上,她同理心发酵,哭了起来。

每一次哭也有委屈的心理,她觉得踢球很苦,有时候找不到坚持的理由。但训练后恢复了体能,她就能想到坚持的意义,为了父亲。

“长大后,我就能渐渐理解他的想法,之后我对足球也越来越喜欢。”

与小学时不同,她终于有了一群女队友,也开始享受与同伴携手力争胜利的满足感与成就感。

再之后,熊熙晋升到广东队,终于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实现了父亲的心愿。她在进队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备战2017年天津全运会。

全运会第二场,广东女足对阵江苏队。外界,包括广东队自己都认为,江苏队实力更强。

但熊熙与她的伙伴们表现得异常顽强,在场面上不落下风,硬是将比赛拖入了点球大战。

那场比赛,熊熙的父母都来到了现场,坐在看台上。

一对一面对门将的PK中,熊熙第4个出场。赛后,在回看录像自己踢点球的那一刻,她第一次发现父亲眼中别样的色彩。

一直以来,她从父亲的眼神中只能读到对自己的期待,那种执着已经变得有点偏执。但在自己女儿的一脚将决定比赛胜负时,熊伟新眼神却游移到了其他的方向。

直到熊熙踢进那个点球,父亲的目光才回到赛场。

看到女儿欣喜庆祝进球时,熊伟新很是感动,他对妻子说,“女儿太不容易了。”

2017年全运会,广东队最终拿到了亚军,突破了历史最佳战绩。

随即而来的,是人生的又一道选择题。

熊熙记得那时的场景,她与父亲面对面坐着,他们面对着一个共同的命题——是读大学还是踢职业?

通过沟通,父女俩选择了前者。

那年夏末,熊熙成为了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员,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门。

“我从小到大都在踢球,那时就是想感受一下大学生活是怎样的,也想为自己的足球生涯画上完美的句号。”

在走进校园的那一刻,帮助父亲实现心愿的她,等于选择了退役。

足球的羁绊

熊熙与外甥女

刚进大学的那段时间,在熊熙的记忆中有些阴霾。

大学校队的训练强度不高,她可以利用空余的时间徜徉在书本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节奏,让她怡然自得。

但同时,身边的一些声音也在影响着她。

“我刚宣布退役,很多人可能都觉得可惜,都会来给我建议,说我不踢球太可惜了,如果能继续踢职业,也许能踢出一片天地。”

一方面,她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很享受大学生身份带来的新鲜感;另一方面,她感受到很多人对她寄予厚望,自己却没有办法回馈别人,“那段时间,我会有一点逃避别人给我发来的信息。”

命运让职业足球再次与熊熙之间产生了交集。

2019年,足协出台新的规定,要求中超队伍必须配有一支女足队伍。因此,上体女足就成为了申花俱乐部旗下的一支队伍。

在校队效力的熊熙,再次阴错阳差地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

也是借着此番身份的再次变化,拓宽了熊熙对职业足球的认知与理解,她有幸与队友一起参观了申花训练基地。

崭新的绿色草皮,专业配套的设施,都让她耳目一新。

“我去了那里才意识到,女足与男足完全不一样。女足队伍都没有专业的力量房、康复设施等场地。”

她边看边想,“什么时候女足也能有这种待遇?”

得益于新规,上体女足终于有了第一批粉丝。在上体女足与申花合作前,她们所有的比赛无人问津。

“是否去外地参加比赛了,比赛结果怎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也许身边的同学都不知道”;但在合作后,熊熙发现,少部分申花的球迷也会偶尔关注她们的比赛,也会给予支持与鼓励。

也有不少人会问熊熙,“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还要靠技术,不踢球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同样是足球,但女足的存在感与男足有着天壤之别,光从女足比赛现场就能窥见一二,“现场观众人数,家长要比球迷还多。”

熊熙也曾分析过缘由:“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女足比赛身体对抗比较弱,整体节奏比较慢,观赏性不足。”

由于媒体的报道与曝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熊熙的名字,或是被她的颜值吸引,或认可她的球技,又或者被她在赛场上的那一抹笑意打动。

她欣慰自己的辨识度越来越高,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名气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到女足的环境。

“希望通过我,能有更多的父母了解女足,愿意让自己的女儿接触足球。”

真的又要“退役”了?

熊熙与父亲

1月28日凌晨,熊熙的父亲熊伟新通过朋友圈发布了女儿的“退役声明”。

这份“声明”中写道:“熊熙不想当球员熊熙了,想当一个普通女孩的熊熙,想当一个陪伴父母的好女儿熊熙,一个除了足球还有青春,浪漫,生活,可爱的熊熙。”

在1月29日接受新浪体育采访时,熊熙回应了这份“退役声明”。

“这中间其实算有点误会。事先我和父亲没有沟通过,我是不知情的。他是在凌晨发的这条朋友圈。我第二天起床后看到了朋友发给我有关我‘退役’的报道,我才知道,自己‘被退役’了。”

她看到媒体的报道后,立即与父亲进行了沟通,消除了误会。她并没有责怪父亲。

“在他的眼里,我还是小孩子,所以他想帮我决定一些事情,但这条朋友圈产生了很多误会。”

之后,许多媒体开始报道熊熙的“退役”,甚至纷纷猜测“退役”原因,有的说可能与主教练产生矛盾有关,有的则说可能是与薪酬有关。

熊熙也通过新浪体育对这些猜测逐一进行回应,“不是网上和报道猜测的那样。”

“主要原因就是现在我准备读研究生了。”现在,正在念大四的熊熙已经保研成功,今年9月,她将成为上体研究生。

因为本科4年,她有训练任务在身,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学业。但考虑到研究生的学业任务要比本科繁重,她需要在学业与训练两者之间做出抉择。

另外就是她的眼疾。因为双眼视网膜变形,她在1月15日进行了激光治疗,在1月27日复查时发现眼疾并没有完全康复。

“过几天,我还要做一次激光治疗。”

医生建议,熊熙在今后应尽量避免大运动量训练,或者出现让身体失重的情况。

“不要让眼睛有压力,因为现在我的眼睛很脆弱。”她也因此产生担忧,训练免不了会出现撞击或头球的情况,这也是影响她决定的关键因素。

但她认为,此时此刻说“退役”这个词有点“严重”,“一切要等眼睛康复之后再做决定。

迟来的父爱

熊熙与父亲

曾几何时,熊熙也想做父亲文字中的“普通女孩”。

因为身体偏瘦,为了能在对抗中不吃亏,彼时在国少队的她被要求加饭。熊熙与小部分队友的饭量是由教练决定的。

她回忆说,在食堂吃饭时,明明已经碗里装满了饭,但教练还是会用饭勺压一压,“吃不下,还要吃。从事这个职业没办法,我就努力吃,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强壮。”

长大后,熊熙或多或少地开始在意起形象。每次下午的训练前,睡午觉的她都会提前起床,涂三层防晒霜。

她也会涂淡淡的口红,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变好,有助于训练。

熊熙曾与好友之间聊到颜值这个话题。好友问她,“你觉得自己好看吗?”她不假思索地回道:“不够好看。”

熊熙对新浪体育坦言,她只认为自己五官长得比较协调,加之性格阳光,又有运动员气质加持,所以被很多人喜欢。

她也像普通女生一样喜欢追星,她喜欢易烊千玺,微信头像就是偶像与自己站在一起的卡通图像。

“他很出色,才艺很多,默默努力,然后被大众看到自己的优秀。”

偶像的光环对她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熊熙在绿茵赛场上也是如此。

熊熙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她喜欢和同学聚在一起,擅长在团队里贡献自己的力量。

她透露,自己在上体与同寝室的三个室友关系甚好,“我们之间不会出现矛盾,互相迁就彼此,适应能力也都非常强。我有事,需要早起,起床就会轻手轻脚,不会影响到别人。”

去年,上体战绩不俗,升到了甲B。因为疫情,她在学校进行了封闭训练,从3月份开始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家。

之前,因为熊熙在暑假与寒假时都要训练,几乎没有参加过家庭中的任何集体活动。“这次回家,我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是最长的一次,我爸爸也很开心。”

熊熙说,自己虽然延续了父亲的足球梦想,但却缺少与父亲深层次的沟通。此番与家人长时间的相处,也增进了她与父亲之间的了解。

父亲慢慢地理解了女儿的想法,想让她做回原来的自己,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份“退役声明”。

事实上,在她看来,那份“退役声明”,更多的是表达了一份炙热的父爱。

那个足球场上的阳光少女,也许还会回来的。

(董正翔)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